他们上半年的4000元垃圾费

2021-05-04 15:45

尽管秦淮辖区内店铺众多,但这3人分成两拨各自收费,难免也会撞到一起。“老何和老韩分开后,我和老韩跑了不少店铺,人家都说,被收走了,是一个女的来收的。我们就知道,收费的就是老何。”蒋某说,结果一年下来,他们只收到七八千元钱。

蒋某说,刚开始收费时,环卫所还能派正式职工带着他们,一起开票收钱。一段时间后,就没人再管他们了。因此,这3人经常单独行动。

据介绍,城市垃圾费的收取,一般来说,个体的是按户征收,单位则按职工人数、垃圾产生量以及经营面积等征收,每个行业都有不同的收费标准。而这3人的收费标准,则是根据商家的经营规模、承受能力,收取几十元到数千元不等。比如,像“绝味鸭脖”这样的小店面,他们就收取60元左右;而对一些大的房产中介公司,像“顺驰房产中介”,他们至少要收取3600元。当然,对一些商家提出的打折建议,他们有时也会接受,只要能把钱骗到手就行。

“他们收费管理太混乱,临时工收,退休职工也收。既然没人管,我们也可以收……”3名环卫所临时工因违规被单位辞退后,竟然花钱做了假收费证,公然向沿街店铺收起垃圾费。近日,这3名犯罪嫌疑人被秦淮检方以涉嫌诈骗罪提起公诉。

就在他们乐此不疲的时候,2011年初,何某、韩某因感情纠纷分道扬镳。韩某便与蒋某组成一组继续收费,形单影只的何某则单独行动。

而对一些拒不缴费的,他们就采取威胁、恐吓、纠缠等手段,迫使这些商家能多少缴一点。就这样,在半年不到的时间内,这3人在新街口地区的沿街商铺,收取了1万多元垃圾费。

应聘临时工,专门对付拒不缴费商户

“单独收费时,我们出示的都是正式职工的证件。但证件上的照片,都已临时贴上我们的了,商户们也没注意。”何某说。

情人反目,各自收费导致“东窗事发”

据介绍,今年54岁的何某是原下关区环卫所退休女工。2009年底,何某与情人韩某、朋友蒋某一起,应聘到秦淮区环卫所做临时工,工作是协助环卫所正式职工,收取辖区沿街商铺的垃圾费。

韩某的提议,得到何某、蒋某赞同。随后,他们花钱做了假收费员证,贴上自己的照片,再买来一些收据,盖上假章,便开始大摇大摆地沿街收费了。

蒋某、韩某决定加快收费步伐,挤压何某的收费空间。去年3月,何某再次前往“顺驰房产中介”收费时,该公司说,他们上半年的4000元垃圾费,早被两个男的收走了。一打听人的长相,何某知道,这两人就是蒋某、韩某。见这么一大笔钱被别人收走,何某心里很不是滋味,于是,她向这家公司揭发了蒋某、韩某的诈骗收费行为。

但2010年8月,何某、韩某、蒋某因收取的垃圾费没有上缴,被秦淮区环卫所辞退。

经查,自2010年8月至去年年底,何某、韩某、蒋某3人共诈骗沿街商铺垃圾费4万多元。秦淮法院将择日开庭审理此案。

3人被辞退后,心中很是不平。“这个环卫所垃圾费收取比较混乱,临时工也能收,退休职工也能收,一直没人管。”韩某建议,“既然没人管,我们继续收。”

“重点是对付那些拒不缴费的商户。”何某说,这些商户经他们3人“软磨硬泡”,没有不缴费的。因为平时没有工资,每次收到垃圾费后,他们都能得到30%左右的提成。

被辞退后,自制假证继续收费

去年年底,当蒋某、韩某再次来到“顺驰房产中介”收取下半年垃圾费时,被接警后赶到的民警抓获。自以为赶走了竞争对手、出了口“恶气”的何某也随即落网。

热门推荐

推荐资讯